一紙荒唐

一咖啡因中毒的神經病的自居地



    就是有人從來都不肯給我拍。


    不過也無妨拉,背影也是一種紀念對吧?


    高中三年來的每一個長假,都會有一個人陪我大江南北到處跑。


    從最一開始說好的攻略中壢、到永安、到宜蘭、到台中、到新竹。


    我們走過很多地方,看過很多不一樣的風景。


    第一次到ER是某個颱風天,進去的時候我的包包積水積得嚴重,妳在我對面各種嘲笑,但是自己也濕到不行。


    到宜蘭的時候是另一個颱風天,這次是和大家一起去的,無風無雨的驚險渡過。


     然後是新竹,那天的午後雷陣雨大的讓人傻眼,我們被困在賣柿餅的店裡面動彈不得。


    每次我們倆出去不是迷路就是被雨攻擊,恩不過災難造就更深刻的印象,這樣想好像也不賴就是了。


    班上的人有時候會拿妳偶爾發作的常識不足症候群來擠兌妳,說妳傻傻的啊太老實啊,不過這也是妳吸引人的地方,那麼多人會找妳聊心事就是因為妳真誠值得信賴。


    高中三年過去了欸,以後就不會有人在我那個來痛到快死掉之際握緊我的手一臉擔心的問要不要回家休息、也不會有人在颱風天的時候叫我上班回家要小心了((笑


    好吧身邊貼心暖人的一顆芭樂不會再跟我同班了,我以後會照顧好自己,乖乖把屏東摸熟帶我去玩,不要太想我哦親愛的ww


    說好的夜市啊我們之後約吧,時間就跟乳溝一樣擠一擠就有了,所以有時間就一起去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