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荒唐

一咖啡因中毒的神經病的自居地

某部分而言,我沒想去為一個句點做任何衍生,但縱觀這四個月的歷程,我所追尋的不就是這個嗎?

一個昏暗的空間,那些在空間裡散發溫暖氣息的人們,以及一杯,或是數杯咖啡

J的室友,且稱E,在我返鄉後問了一句回家的感覺怎麼樣,那時候我很自然的打了不予置評,但所有的細胞都在叫囂--不是那樣的,我在想念什麼,在期盼什麼,那些被咖啡因激活的血液如何能隱瞞這一切,我需要他就像植物需要陽光一般毋庸置疑。

哦雖然據說是要開分店了,店長以後也會長期在分店,不過我大抵還是會待在一店,離家近嘛((笑

謹為一個句號補述。

當前方有一片湛海,沿途的沙雕再美也是枉然,而我們都在追求那片海。

獻予數月來一片死寂的血液及我的思念,而句號前的故事再無禁忌,他該作為一個證明個人尚存人性的存在而被記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