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荒唐

一咖啡因中毒的神經病的自居地

乳酪餅乾。

做餅乾的過程裡、最是喜愛進烤箱後那等待出爐的時間


可以聽個音樂、順便享受小空間裡氤氳的酪香

可以看篇小文章、倚在牆邊偶爾從文海中抬首上浮、注意下點心如何了

可以全神貫注地盯著烤箱玻璃瞧、看餅乾從冰冷生硬直至焙烤上色


甚是單單蹲在一旁發呆也挺美好。


等待,在出爐前的時光

分外有格調。


然後差點被烤箱燙到、小小的驚嚇。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