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荒唐

一咖啡因中毒的神經病的自居地

連著幾日不間斷的雨打在窗前,淌過視線。


抹茶拿鐵之於我到底還是太甜了些

可今天就莫名想喝

捧在手中也能暖到心底的熱度是一種救贖阿


就是說

至少這杯飄香的飲品可以淡化算數學的痛苦。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