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荒唐

一咖啡因中毒的神經病的自居地

我想我是個體寒心冷的傢伙。
不知為何手掌一年四季都凍著
到了冬季就更誇張了、簡直不能和人接觸
摁、雖然我很喜歡拿手去冰朋友

總覺得睡覺這事在冬天是種折磨
身上蓋了毛毯和厚被
睡到一半還會因為自己的手不小心碰到大腿被冷醒
結果最近才發現、
原來我睡覺時整個身體都會是冰的
只是手更寒些、才把大腿給凍著

甚至試過睡前去沖個暖身的熱水澡、會燙紅身體的那種
縮回被子過十分鐘後又從腳底開始寒上來

屍體似的冷度。

不畏寒但身體冷得像冰、
在台灣這個冬天也不怎麼冷的地方
有這種體質真是莫名其妙。((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