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荒唐

一咖啡因中毒的神經病的自居地

二刷 fantastic beast

    身為一個台灣人,在一刷以後剛啃sy同人糧時整個人都看懵了,所以首先要來扒一扒翻譯問題

原文=台譯=中譯

fantastic beast and where to find them=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神奇動物在哪裡

occamy=兩腳蛇=鳥蛇

niffler=玻璃獸=嗅嗅

swooping evil=惡閃鴉=蜷翼魔

demiguise=幻影猿=隱形獸

Bowtruckle=木精=護樹羅鍋

graphorn=紫角獸=角駝獸

erumpent=爆角怪=毒角獸

billywig=旋舞針=比利威格蟲

obscurus=闇黑怨靈=默默然


.....有人懂自己明明和大家都看了同一部電影但是在看同人時幾乎沒一個單字認得的感覺嗎((哭


原文萬歲。


    我知道台中兩邊對雙方的翻譯都不是很滿意,像是「神奇動物在哪裡」我剛看到的時候也是一臉懵逼,還有木精和護樹羅鍋(我真的不知道羅鍋兩個字是怎麼翻出來的,可能是駝背吧,當初想想覺得自己是不是太膚淺我還特地去查山海經是不是有羅鍋這個名詞)

    當然除了中譯以外,在下對台譯也滿頭問號,不得不說翻成闇黑怨靈真的太太太太太中二了,在電影院剛看到這個名詞時自己也超傻眼,以及玻璃獸又是哪裡來的點子,雖然我也搞不清楚嗅嗅是怎麼翻出來的,可能是在下想像力過於薄弱吧((跪。

不過這邊沒有要戰翻譯的意思,畢竟出自同一部電影念起來不一樣罷了,知道對方在講甚麼最重要,只是想列個表以後自己啃糧會懂得多一些。


#


    二刷的時候關注了配樂,特別特別喜歡這部用管絃樂來烘托各個場景的方式,真是滿滿的感動,雖然有幾幕覺得銜接的有些跳慟,但整體還是很不錯的,後面jacob簡直有自己的主題旋律,那場遺忘的雨結束後突然活潑起來的氛圍一點都不突兀,悲與喜之間的轉換大膽且成功,讓人回味無窮。

    以及,二刷注意了一些小細節,像是原來葛林戴德華早就出現在電影開頭的時候,暗示他將要開始在這裡展開的調查行動。

    還有因為在下的英文奇差無比,到二刷時才能稍微脫離下方字幕認真的聽英文,最後葛林戴德華說will we die just a little,看中文字幕都沒有感覺,不知為何注意到原文後直接被擊中,這跟老萬的雄心壯志有點對盤,興沖沖去查了以後發現網路上為了這句話的意思也掀起了巨浪般的討論。

    台譯的我有點忘記整句,不過大抵是「難道巫師們就該這樣卑微的活著嗎」我個人也比較偏向這句翻譯,包含了那麼多的不甘,也暗示他接下來得搞出一番大事業。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他注意到credence飄散在空氣中的那一縷黑霧,因而有感而發的講出,而且鏡頭有引導我們看見:在場基本上只有newt有發現小小的credence跑掉了,葛林戴德華可能是也發現newt看見那一小縷credence,或許是想要newt去追credence,又或者只是有感而發,才在臨走前特別對newt說will we die just a little?

    (畢竟他追了credence那麼久,那群巫師一上來掏出魔杖次拉次拉的的就把cre搞沒了,不管是誰都會炸毛,那段實在是太感慨了)

评论(12)

热度(19)

  1. 米奇一紙荒唐 转载了此文字